Home » 中国企业欧洲维权 » 华为诉中兴商标及专利侵权案 (2011德法匈)

华为诉中兴商标及专利侵权案 (2011德法匈)

Huawei  ZTE    中国企业欧洲维权录:华为诉中兴商标及专利侵权案。 本文整理了2011年4月28日华为宣称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对中兴提出商标及专利侵权诉讼以来,较为完整的资讯,大部分来源于官方途径,并实时更新最新动态,附有相关点评。通过表格简明扼要地将诉讼有关的重要信息呈献给读者,免去阅读垃圾新闻的烦恼。

<<<最新点评摘抄>>>:作为大家长的政府机构看到中国企业跑到国外打架,自然地伸出了援手,工信部介入调停,但似乎当事双方的架势尚未全部拉开, 姿态也还没有摆到位,自然也就暂时不会理会这个橄榄枝。不过,企业间的这种竞争未必是一件坏事,恰恰相反,这是学会运用游戏规则的开始,而具备玩这场知识产权游戏的国内企 业,也找不出几家 (虽然目前尚停留在简单的商标和外观设计上,没有涉及核心发明专利方面的问题)。

 

 

案件名称:
华为诉中兴商标及专利侵权案
状态
本案更新中  11年5月4日
起诉地:
德国、法国、匈牙利
起诉时间:
2011428
涉案产品:
数据卡和LTE产品
涉案标的:
预估损害赔偿上百万美元
原告
被告
 
原告诉称:
1.   中兴在其无线USB调制解调器上,未经许可使用华为在欧盟注册的图形商标。华为发现侵权事实后,曾向中兴发出过停止侵权声明,未果。

  1. 中兴未经许可使用了华为E180移动数据卡有关的外观设计。

 
  1. 华为在官方新闻中还宣称,中兴未经许可使用了华为有关LTE方面的专利技术(具体专利细节尚未披露)。
 
被告回应:
中兴针对涉案的RoHS商标,向欧共体内部市场商标一体化管理局撤销申请。
 
同时,就华为数据卡旋转头专利向法国法院提起无效诉讼,在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其同族专利无效程序.
 
下面是凤凰网提供的外观设计文件对比图:
 
 
本文版权声明:作者:武卓敏,原载于www.bioipr.com 中国企业欧洲维权》栏目。转载时必须完整再现该声明,并到c.bioipr.com 进行免费授权登记,仅需5秒!
案件背景:
华为是仅次于爱立信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生产商,无线调制解调器和LTE技术一直是华为的重要增长驱动力。2010年,中兴的营收为703亿元人民币,华为营收达到1851.8亿元人民币。华为、中兴等公司都在争夺LTE订单,华为在世界多个国家赢得了订单,包括荷兰运营商KPN NV、西班牙电信和德国电信。近年来,华为加入了100多个国际标准组织,去年获得了超过1.7万项专利,其中包括3000项在中国以外地区获得的专利。在LTE专利方面,高通稳居LTE标准专利的第一阵营,而华为、爱立信和中兴处于第二阵营。从现有的数据来看,华为比中兴在LTE的专利要多。对于通信设备厂商而言,由于国际标准的普遍采用,任何一家企业不可能只使用自己的技术而不使用他人的专利技术来完成产品的开发,专利交叉许可成为通信设备领域的普遍规则。目前,华为是中国唯一一家已经和通信行业主要厂商都签署交叉许可协议的厂商。华为的数据显示,2010年,华为支付了2.21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每年,华为大约投入10%的收入用于研发,2010年,华为对于研发的投入为165.56亿元人民币(25亿美元)
 
20114月初,爱立信在英国、意大利和德国对中兴发起了专利侵权的起诉,爱立信向中兴提起诉讼的英国、意大利、德国恰恰是中兴终端在欧洲销量最大的几个地区。在LTE方面,中兴在德国和匈牙利和当地的运营商都签署LTE商用试验网建设协议,在法国,中兴2010年售出200万部手机,2011年的目标是售出300万部手机。欧洲国家早于中国几年发放3G运营牌照和建设3G网络,同样其也发放了目前在中国尚未可行的4G(LTE)的许可证,所以3G4G产品大多在欧洲销售
 
 
案件跟踪
2011.04.29
作为反击,中兴在中国针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侵犯中兴通讯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LTE)若干重要专利递交了诉状,要求停止侵犯、赔偿损失以及承担因侵权而带来的其他法律责任。并表示在全球范围内作出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回应。官方声明
 
有消息说, 中兴在深圳中院提出的起诉,但处于申请受理阶段,法院尚未作出立案决定.
2011.05.03
中兴针对涉案的RoHS商标,向欧共体内部市场商标一体化管理局撤销申请。同时,就华为数据卡旋转头专利向法国法院提起无效诉讼,在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其同族专利(在多国申请的基于同一技术内容的专利)无效程序。
 
 
 
 
本站点评:
侵权严重程度有待观察
就目前起诉的内容看,中兴非法使用商标一事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作为同行业大型竞争者,中兴怎会在自己的产品上打华为的商标?他需要利用华为的知名度打开市场吗?这很值得细究。但从中兴的初步反应来看,并没有给出什么有力的反驳。不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中兴对华为的RoHS欧共体商标提出撤销申请,无疑也从侧面证实了他们的产品似乎真的使用了该争议商标。
 
此外,就目前公布的“专利”侵权信息看,仅仅是一款产品的外观设计的侵权。而作为未经审查就可以进行登记的外观设计来说,并不像目前媒体声称的专利。只有在国内“外观设计”被冠以“外观专利”的名号,实质上它和发明专利的侵权不一样。复杂程度也低很多。
 
从目前涉案的外观设计看,华为似乎更有理据一些。而中兴提出无效申请的外观设计,虽然申请时间较早,而且有旋转功能,但是外观设计保护的是外观,而不是机械或者技术方面的解决方案。要以中兴的外观设计为现有设计来使华为的涉案设计无效,并不是很容易。
 
争端的关键是华为提到的LTE多项专利具体涉及哪些? 作为相关领域专利交叉许可的一员,华为手上真正的专利牌是哪些,需要等待披露更多信息。
 
私企在海外对付国企,国企依仗根据地势力反击?
在没有更多关于LTE系列专利侵权事实的情况,华为公布出起诉中兴的商标和外观设计,仿佛应该是一件可告可不告的事情。更多的像是在摆出某种姿态,或者就是利用海外维权的姿态和大部分中国企业撇清关系,进而提升在海外的创新形象。
 
作为一种自卫式的反击,中兴在国内提出侵权诉讼,剑指LTE重要专利,仿佛在告诉大家,他们在国内可是有专利的。局外人很难弄明白诉争技术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很可能在双方的姿态摆完之后还是以和谈来解决。
 
作为大家长的政府机构看到这个景象自然地伸出了援手,工信部介入调停,但似乎当事双方的姿态还没有摆到位,尚不会理会这个橄榄枝。不过,企业间的这种竞争未必是一件坏事,恰恰相反,这是学会运用游戏规则的开始,而具备玩这场知识产权游戏的企业,国内也找不出几家 (虽然目前没有涉及核心发明专利方面的问题)。
 
资讯来源:
·   华为官方Twitter: http://twitter.com/#!/huaweipre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