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给立法者的建议….

jianyi 几乎所有的中文专利法律读物里面,不论是专业期刊,还是地方小报,或者网页新闻,如果要搞一个使用率最高的短语排行的话,前十名里肯定会有“建议立法者”这类短语。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连一页纸,1000字都写不满的东西里都敢动不动就给立法者提建议,实在是很难理解。好像为了要说明写出来的东西观点独到,有见地,就必须配上一个“建议立法者 如何如何..” 一类的表述。对于那些做足研究,有的放矢的文章,要真能指出一些问题,提供一些建议,作为读者,读起来也是会很痛快的。但要是连基本问题都没弄明白,也没有调查研究,就建议这建议那的,这个现象委实不好。 还有很多硕士论文,乃至本科毕业论文里面经常都是要以“改进立法”为导向,不排除有这样一批好学生能够指出一些问题所在。但这不应该是这一类论文要倡导的目标,不能让学生们在问题都没完全搞懂的时候就急着站起来指指点点。学术研究还是应该有积淀。

<短> 知识产权变成了鼹鼠的故事?

7d5355f1e2c78c8e30c48a610862f62d在企业层面上玩好知识产权游戏才是硬道理!很多企业界的朋友提起知识产权都很无奈。有人说:“知识产权在中国就是个屁,又臭又响!”。费了百般周折终于找到了侵权人的把柄,却还是那他们没办法。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额基本就是个差旅费的级别,侵权人就像鼹鼠,打了这头,那头又冒出来,把你好好的市场搞得千疮百孔。 转型后的企业在国内遭遇维权难,走出去的时候又碰到欧美竞争对手找茬,实在不易。在国内打鼹鼠打得筋疲力尽、心灰意冷,要是处理不当,到了国外还要被别人反过来当鼹鼠打。这是很多企业缺乏系统规划最明显的病症。

 

 

<短> 中国为什么没有自己的301条款?

中国也应该每年制作一份“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知识产权绊脚石报告”,系统地调查一下世界各国针对中国企业实施的知识产权制裁措施中不当的地方。法律这件事,要找毛病,不管是德国还是美国,都能跳出不少问题,别老一天被别人指着鼻子改这个改那个,只知道低着头呈现严肃的表情。是时候进行平等对话了,但前提是,你得知道他们的问题出在哪儿?不是为了反击而反击。

哪些技术方案属于中国专利法中的疾病诊断方法?

判断专利申请的技术方案是否属于疾病的诊断方法时,应当关注两点:①对象;②直接目的。即判断该方法的对象是否为有生命的人体或动物体(包括离体样本),以及该方法的直接目的是否是为了获得疾病的诊断结果或健康状况。 more

荐读:韩秀成 之 中国专利史话 (完整版)

中国的专利法是怎么发展而来的,同仁大多都熟悉。很久以前研习中国专利法发展史的时候,一篇名为《中国专利史话》的文章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作者韩秀成用类似日记式的叙述方式,给读者讲述了一系列发展历程中的故事,信息量非常丰富。现在网络上的这篇系列文章被转载的零零散散,实在失敬于作者。笔者手头的收集还比较完整,特转载分享。若有不当,敬请勘正。 (more…)

专利法第四次修改仍未涉及生物技术专利问题

85年的中国专利法,经过了92年、01年和09的修改,这次已经是第四次。但仍然没有在部门法层面把生物专利的原则性问题给落实下来。一直通过审查指南给专利局的审查工作提供指导。基因专利、干细胞专利、转基因动植物专利、单克隆抗体专利等等问题都一一作了尝试性实践,二十多年的实践经验应该是比较丰富了。一些原则性的规范,应当考虑放入专利法中进行适用了。 more

中美生物技术专利研讨会:Bolar例外、保护范围和实施例公开、实验支持和植物品种保护

上月底国家知识产权局和美国专利商标局在北京主办了一场“中美生物技术专利研讨会”。中美双方专利局都很重视。会议围绕生物技术领域“专利期恢复和 Bolar例外”、“专利保护范围和实施例公开”、“新权利要求的实验支持要求”、“植物品种保护”四个议题开展了小组讨。2011年,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的生物产业发明专利为1.2081万件,同比增长40.44%,生物医药领域的发明专利授权量为4504件。 more

荐读:生物技术产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和管理

到底知识产权在哪些方面可以给生物技术提供保护?下面这篇没有作者署名的短文很好地概括了尤其是专利法范围内,根据目前生物技术所能揭示的层次来提供保护的格局。下面是一些节选: (more…)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