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BIOIPR 短文

荐读:我国知识产权审理模式以及国外知识产权法院介绍

截至2011年底,具有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和驰名商标认定案件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共有82、45、46和43个,具有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权的基层法院有119个,3个试点审理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纠纷案的基层法院。下文简要清晰地介绍目前国内法院各类型知识产权案件管辖的情况。虽然有的信息需要更新了,但对了解相关管辖问题很有帮助。原载于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 作者:张亚洲。 (more…)

全国人大知识产权法律释义汇总

<短>给立法者的建议….

jianyi 几乎所有的中文专利法律读物里面,不论是专业期刊,还是地方小报,或者网页新闻,如果要搞一个使用率最高的短语排行的话,前十名里肯定会有“建议立法者”这类短语。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连一页纸,1000字都写不满的东西里都敢动不动就给立法者提建议,实在是很难理解。好像为了要说明写出来的东西观点独到,有见地,就必须配上一个“建议立法者 如何如何..” 一类的表述。对于那些做足研究,有的放矢的文章,要真能指出一些问题,提供一些建议,作为读者,读起来也是会很痛快的。但要是连基本问题都没弄明白,也没有调查研究,就建议这建议那的,这个现象委实不好。 还有很多硕士论文,乃至本科毕业论文里面经常都是要以“改进立法”为导向,不排除有这样一批好学生能够指出一些问题所在。但这不应该是这一类论文要倡导的目标,不能让学生们在问题都没完全搞懂的时候就急着站起来指指点点。学术研究还是应该有积淀。

<短> 知识产权变成了鼹鼠的故事?

7d5355f1e2c78c8e30c48a610862f62d在企业层面上玩好知识产权游戏才是硬道理!很多企业界的朋友提起知识产权都很无奈。有人说:“知识产权在中国就是个屁,又臭又响!”。费了百般周折终于找到了侵权人的把柄,却还是那他们没办法。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额基本就是个差旅费的级别,侵权人就像鼹鼠,打了这头,那头又冒出来,把你好好的市场搞得千疮百孔。 转型后的企业在国内遭遇维权难,走出去的时候又碰到欧美竞争对手找茬,实在不易。在国内打鼹鼠打得筋疲力尽、心灰意冷,要是处理不当,到了国外还要被别人反过来当鼹鼠打。这是很多企业缺乏系统规划最明显的病症。

 

 

<短> 中国为什么没有自己的301条款?

中国也应该每年制作一份“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知识产权绊脚石报告”,系统地调查一下世界各国针对中国企业实施的知识产权制裁措施中不当的地方。法律这件事,要找毛病,不管是德国还是美国,都能跳出不少问题,别老一天被别人指着鼻子改这个改那个,只知道低着头呈现严肃的表情。是时候进行平等对话了,但前提是,你得知道他们的问题出在哪儿?不是为了反击而反击。

<短> 人类基因专利,中国需要一个新话题

超过百分之二十的人类基因已经被专利,如果我们的知识产权和法律学者还停留在普遍意义上讨论是不是应该对人类基因进行专利的话,那我们急需打开一个新的话题,因为这早已经成了现实。 如果把讨论的热情集中到如何把都中国基因产业前言的诉求落实到法律保护,让那些真正能够在国际市场上闯出一片天下的发明在自己的祖国也能得到有效保护的话,那我们的研究也才真正能在知识产权的主流领域有一席之地。